2014年5月21日星期三

多年前的一次旅程

        在收拾東西之時,意外發現了幾年前一次坐綠皮火車的經歷,將雜亂的文字整理之後配上歌單發佈出來。

        22:20,列車比預期晚了10分鐘。綠皮車顯然比我想像中殘破的多。
        在硬座車廂,四處瀰漫著讓人作嘔的氣味,人們在其中或坐或臥,生氣勃勃。我穿梭其中,試圖找一個安靜而又稍稍舒適一點的地方度過這註定漫長的黑夜。(我想到了電影《Babel》中,世界各種族的人因為語言不通而困擾。)暫時安頓下來,列車開啟,我緊張的心在緊湊的撞擊聲中漸漸得以舒緩。
     
        23:28,列車抵達漳平。
        0:45,我輾轉反側在硬臥車廂,窗外是一整片的漆黑,偶爾有零星的白影一晃而過,不知是鐵道旁的建築物或是其他。列車時行時停。行進時,咔嚓咔嚓的節奏倒也不那麼刺耳
,像是屬於一隻鋼鐵怪獸的生命脈動,又或許是它在黑暗中留給這片寧靜大地的低沉咆哮。車廂里的人們就在這咆哮聲中打發著被延長的時間,有人在興奮地談天,說的是我不熟悉的方言;有人咀嚼著食物,似乎每一口的咀嚼都能吞嚥掉一些時間,讓這漫長的夜車之旅早日駛達終點;有人在潮濕寒冷的環境中熟睡,這是我所難以學會的。終於,列車又停了,停在了一個不知為何處的地方。至於為什麼要用“終於”這個詞,我也不知道,只覺得它的確該在這樣一個時間,停在這樣一個地方。列車一下子安靜了,談天者的聲音變得清晰而響亮,雖然內容仍無法理解;咀嚼的聲音則愈發嘈雜而讓人生厭;熟睡的人用鼾聲表示自己對這一切毫不知情......
         在短暫的停留之後,列車重新上路。此時正好凌晨一點整。
     
        2:36,意識從迷迷糊糊中醒來,覺得渾身冰冷,列車玻璃已經結了一層潮濕的水氣。外面在下雨嗎?在行進的列車中我無法辨別。下意識地摸了一下口袋,東西都還在。開始翻東西吃,或許此時唯有不斷進食才能保持身體的溫暖。列車顛簸地厲害,不知為何,我的字卻比任何時候都要揮灑自如。鄉村的人們還有幾個小時就要醒來了,城市的人卻可能才剛剛來了睡意。剛從上一站上車的人在尋找一個可以躺到天亮的空間。一切似乎都有著它的規律。報紙上說,中國的城鎮人口已經超過農村人口。到2050年,住在城鎮的人口比例可能達到80%,相當於美國目前的水平。

        3:26,又打發了一個小時,打開手機是你給我的訊息。

        4:11,我累了,不想再寫了,讓一切的思緒留在這潮濕的南方以南吧。

2013年8月9日星期五

Jun.1 Sat & Jun.2 Sun

        这两天的活依旧是围绕着流动人口的孩子,但是我们离他们更近了一步,进入社区从而接近他们的家庭。
        六月一号是为王家桥社区的孩子们举办游园活动。我们准备了关于六一儿童节起源以及各国儿童节风俗的展板,由展板内容和脑筋急转弯准备了有奖竞猜,还选择了几个前一天游园活动中比较受欢迎的游戏来给孩子们玩。不得不说,六月一号这天孩子们的配合为我们开展活动提供了很好的条件。印象很深的是,一个小男孩和我一起推着满载物资的三轮车从连心中心到社区的篮球场。感觉上不是他在帮我而是我在帮他,他推着车在狭小的弄堂里穿行,轻车熟路,而我则更像是一个未经世面的孩子,拘谨地跟着他走过臭水沟,垃圾站和一栋栋改造的民居。孩子们帮我们一起撑起了帐篷,摆放好了所需的桌椅和物资。而我们则开始带领着他们来看我们精心准备的展板。我们带领着他们集体朗诵展板上的文字,然后慢慢地给他们讲解和准备小问题考他们。孩子们朗读地很起劲,虽然有几个年纪很小的孩子甚至还不识字,在哥哥姐姐的朗读声中,很认真地听着。游戏中的孩子们也表现很活跃,为了拿到奖券换取礼物,他们都很努力地去玩每一个游戏。只是我发现在摊位的旁边,有几个青少年一直在偷偷观察着我们的游戏场景,看得出来他们也对这些有些兴趣,但是邀请他们,他们却摆了摆手。观察他们,你会发现,他们的奇装异服,染黄的头发和呆滞的眼神和那些小朋友截然不同。难道我们所接触的这些天真活泼的孩子,今后也会变成那样嘛?据连心的工作人员说,流动人口的孩子在长成青年的时候,很容易就会学坏,一个原因是他们逐渐认识到自己与其他的孩子不同,产生了自卑和叛逆的情绪。他们学会了抽烟喝酒,学会了去网吧打发时间,因为学校里他们看不到自己的前途,去工作也只能找到像他们的父母一样出卖自己的劳动力。他们是真正迷茫的一代,未来对他们来说连梦都不是。生活的压力,社会的歧视剥夺了他们做梦的权力,也带走了他们孩提时的纯真和乐观。真令人感慨,他们不过是和我们差不多的年纪,当我们可以在有冷气图书馆里自习的时候,在我们去各大公司实习获得工作经验的时候,在我们毕业后寻求一份高薪工作安安稳稳度过一辈子的时候,他们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一方面是对于曾期待的未来力不从心,一方面是现实生活的巨大压力。这些在城里长大却不属于城市的孩子,在这个社会转型的节点进退维谷,选择进,他们没有资本享受城市里的生活;选择退,他们也不愿意在农村从事农活。这是一个他们一出生就注定要面临的抉择。衷心祝愿,在几年之内,流动人口孩子能过上和城里孩子一样幸福的生活,而不是在社会的压力下丧失他们善良乐观的本质。
   
        六月二号,原先的安排也是给孩子们举办活动,但是由于天气原因,我们改在了室内的活动。这次服务的社区是离城市更远一点的同心路社区。这里的社区更有农村的悠久气息,石块铺成的老街,红木青瓦的老宅,有几十年历史的米线店。由于这里的人口密度比王家桥小一些,整体来说生活的卫生环境要好的多。
        虽然是下雨,但是在小朋友一传十的帮助下,下午的活动还是有约莫二三十个孩子来参加。有些孩子选择安静地在图书室看书,有些在乒乓球室玩乒乓球,而大多数都和我们一起玩游戏。游戏中的孩子们很活泼,也很认真,虽然有时候会因为一些小事而争执,但是以小朋友的性格,一会就忘了。据我们对小朋友的提问,发现他们中大多数人都是来自昆明周边的城市的,譬如说楚雄和昭通。而有不少孩子出生在昆明,回老家的次数很少,基本上已经把昆明当作了他们的家。但是,这个被他们当做家的城市并不重视他们的存在,因为家庭经济上的窘困和政府不停地拆迁该新楼,他们经常性地搬家,经常会发生刚在一个地方适应没多久就搬去另一个社区的情况。我们接触的孩子中就有几个是刚搬到这个社区的,他们原先住的社区因为改造而拆迁了,但他们仍然要去原来的小学上学,路程上比原来的住址要远得多。连心的李大哥告诉我们,政府一直想把这些城中村给取缔掉,用拆迁的方式,重新建造一些高层住宅给居民们住。但是,政府的想法显然是不经过大脑的,流动人口根本负担不起那些新建的房屋,他们选择了如今的生活环境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是这已经是他们所能负担起的生活的极限了。如果政府想用拆迁的方式改善整个城市的生活质量,不是痴人做梦就是脑子不正常。面对中国如今大规模的拆迁和建新楼,我看到了地方政府的短视和某些政府官员为了政绩而不择手段。国家的富有,它的人民却无从享用。人民的公仆坐拥全市最豪华的办公楼,却对改善市民的生活不闻不问。这是中国社会最让人愤怒的地方。

        随着活动结束,我们在孩子们的带领下去他们家探访。流动人口的家都是简陋到不能在简陋了,甚至连床都没有,直接将被褥铺在地上就是一家三口睡觉的地方。他们没有地方洗澡,也拿不出钱去澡堂里洗澡,所以身上经常有股怪味。屋子里可能堆满废品,对他们来说,一堆可乐罐就可以改善一下他们艰难的生活。我时常在想,他们这样卑微地生活在城市一隅,遭受城里人冷漠的目光,尝尽世间冷暖究竟为的是什么?贫穷的滋味没有亲身体会过的人,或许仅凭观察真的很难明白。我们是这个时代的幸运儿,出身在了状况比较好的家庭。仅凭出身就决定了一个人未来的生活,实在是太残忍的一件事情。我想说,孩子们,努力保持乐观的精神吧,哪怕你们的前途星光黯淡。

May.31 Friday

    今天是整个服务团的重头戏洋小学的“六一文艺汇演”和游园活
        位游的内容和物在香港就准得差不多了,但是今天仍是不免有些紧张,主要是因为今天是我们第一天正式开始我们的服务计划,也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流动人口的社群。而之前我们大多数人对于流动人口的认识还只是停留在电视里,报纸上和网络上。
        我们所服务的远洋小学位于一个废品回收站之内,在迈入校门之前,你绝不会认为这是一所小学。整个学校几乎就只是一个篮球场和一座两层的教学楼。教学楼里包含了学前班、1-6年纪的教师和校长室,老师办公室。这里的教室是我亲眼见过最简陋的教室(甚至比很多乡村小学还要简陋),昏暗没有日光灯,只有刷在墙上的一块黑板和一排排课桌椅表明这的的确确是教室而非工厂车间或者仓库。所谓的课桌椅也只是一些缺胳膊断腿的木桌板凳。围绕着篮球场是一圈低矮的平房,是用来放杂物和作为教职员宿舍的,在这样的空间里居住,你永远不会联想到生活这个词。学校唯一的厕所里黑洞洞的,也是没有装电灯,还没进门,就在门口被臭气熏了出来。远洋小学没有饮水设施,据我们观察小朋友们都是直接喝厕所门口自来水龙头里的自来水。长期以来,或许对小朋友们的健康会产生不好的影响。
        我们一早去的时候,正是文艺汇演正要开始的时候。小朋友们已经在老师的带领下搬着板凳围坐到了篮球场上。加上学前班,大概有七个年级的样子,一个年纪一个班。总体人数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少,不知道是不是有些小朋友们今天没有来学校。小朋友们并不是安安静静端坐着的,而是有一些男孩子拿着玩具跑来跑去。他们中很多都拿着一种类似于喷雾器的东西,他们管这叫做“雪花”,因为从里面会喷出雪花状的泡沫。他们拿着“雪花”互相打闹,场面好不热闹。文艺汇演正式开始的时候,顽皮的孩子们都被老师们叫停了。说是老师,其实看起来也比我们大不了几岁。后来听人说,其中很多人二十几岁就已经有八九点的教书经验了,很多人也只是中专或者高中毕业。
        文艺汇演一开始就感觉不对劲,主持人的台词很多都奇奇怪怪的,感觉很多用语都是上不来台面的。孩子们依旧是特别活泼,特别不安分地在板凳上嬉笑打闹。文艺汇演中孩子们的表演非常可爱,坏就坏在了好多舞蹈节目的伴奏:《伤不起》、《最炫民族风》,让人不仅直喊大跌眼镜。这些烂歌平时大街上听到就算了,居然被拿来给小朋友们的舞蹈做伴奏,这是一种什么心态?!但是我喜欢这些孩子们,虽然他们没有漂亮的衣服,好多也是看起来脏兮兮的,但是他们有着城里孩子不具有的一些品质:直率,真诚,热心。我看到那些孩子从小卖部买的零食,很多都是一些毫无营养价值,甚至可能危害身体健康的一些廉价零食,就拿出了自己的零食想要分为他们。没想到,这些孩子们都很礼貌地拒绝了,而且无论我软磨硬泡都不肯接受我自愿给他们的小礼物。但是没想到的是,他们竟然把自己的零食拿来和我分享。虽然这些零食并不怎么好吃,但是他们的举动真的感动到了我:要知道,这可是他们用每天不多的零用钱买的零食。仔细观察了这些零食,发现基本上只是淀粉、白糖、食盐和味精的混合物。想到这些流动人口的孩子只能吃这些垃圾食品度过童年,我就因为这种不公平而感到深深的悲伤和内疚。
        在午饭之后,回到洋小学开始布置下午游园活地。我的游都已充分了,并且经过自己的试验都是可玩性比高的。对于下午的游园活动,我们充满了期待,因为可以和小朋友们面对面的交流,我们可以从中观察小朋友们的表现,通过问他们一些问题来补全我们的学习计划。在布置场地的时候有一个小细节,我负责的游戏叫“难分左右”,要用到六个空的汽水瓶,于是我们就买了六罐汽水请小朋友们帮我们喝。听说有可乐和雪碧喝,小朋友们就一窝蜂似的涌了上来。本来我想给小朋友一人一罐的,但是排队的人太多了,只好给他们一人灌一口。即使是这样,小朋友们还是难以抑制得兴奋。他们排着队张大嘴巴为的只是喝上一口可乐。喝到了可乐的小朋友开心的不得了,个个笑逐颜开。我才发现,原来喝一口可乐都可以成为一个愿望。
        整个游戏过程中,孩子们都变现的非常听话,也相对来说很守纪律。很少有排队插队等现象发生。一开始对于流动人口孩子的判断是“脏乱差”的野孩子,但是今天一天的所见所闻推翻了这一先入为主的荒唐看法。他们和其他的孩子一样,拥有乐观的天性和善良的品质。让我不仅想起了08年上海高考满分作文《他们》中描写流动人口子女的一段话:“他们从小生长在故乡的青山绿水中,纯洁的灵魂在田野里抽穗拔节。在山野的风中,他们奔跑着,憧憬着。风从田野中吹过,吹进了城市,为了生计,为了未来,他们跟从父母来到了城市,在城市的尽头扎下了根。于是习惯了青山绿水的双眸第一次触碰到了高楼大厦、车水马龙。他们不知道怎样穿过六车道的马路,小小的手指怎么也数不清写字楼的层数。繁华的现代文明不曾给他们带来任何快乐,这一次,却在心上烙下了深深的痕迹。”不是嘛,小小的他们在城市里遭受着他们或许还不明白的压力,随着慢慢的长大,他们渐渐发现自己与本地小朋友的不同,哪怕那不同仅仅是来自一张纸的居住证。在中国改革开放的过程中,很多人享受着经济开放的好处,率先富了起来;而也有数以亿计的人们却饱受了体制改革的痛楚,在农村和城市之间进退两难。虽然,我们都相信这由体制造成的阵痛最后会慢慢褪去,但是亲眼目睹那些流动人口生活的苦楚,确实让人有种难以表达的难过。我们能做的确实很少,仅仅是对于孩子们一天的陪伴,给他们带去一些玩具和文具。我们更多的是,作为一个目击了社会变革的目击者,在服务的同时,感受着贫富差距带来的巨大反差的震撼,从而反思自己的生活是不是太过于养尊处优了,是不是太旁若无人而无视一些正在发生的悲剧了?我看着孩子们脏兮兮的脸颊,不仅为自己之前的碌碌无为的感到羞耻。我们为孩子们能做的太少了,但是,换一个角度来说,我们其实能做的很多,只是我们不愿意去做罢了。面对社会上的弱势群体,我们总是自私地选择无视;面对那些因为经济问题而放弃尊严的人们,我们习惯性地用有色眼镜去看待他们。很少有人愿意倾听他们的声音,他们成为了这个社会的“被遗忘者”。

        所幸,随着人们对于社会弱势群体的关注度的提高,诸如连心这样的社会服务组织越来越多。总有一天,他们寻求的公义会被实现,他们的孩子也将拥有追逐梦想的权力。终有一天,他们不再是他们,而将成为我们。

May.30 Thursday

        继参观了连心青年旅社和团结乡之后,第二天我们主要参观了之后几天将会帮助服务的连心服务中心和它所在的王家桥社区。
        王家桥是一个典型的城中村,位于昆明市区和农村之间起着纽带作用。数以万计的流动人口从周边农村或者临近的省市涌入昆明,大多数人都会选择这样的城乡结合部居住。通常因为经济上的拮据,他们一家几口只能占据在一栋民居中的一间十几平米的房间。而一栋五层民居里可能住着二十几户,上百口人。因为出租房里没有造卫生间,他们只能去社区里的公共厕所。如果在城中村中走一遭,你会发现,这里的卫生状况比你想象的还要糟糕,排水沟渠因为排泄物和厨余垃圾的倾倒变得发黑发臭,堆满垃圾的垃圾站,尘土漫天的街道。但是,这样的环境用连心主任李大哥的话来说,散发着别样的魅力。这魅力来自于为了改善生计,人们起早贪黑去做一些低收入的工作,任劳任怨;这魅力来自于来自这里的人们来自于五湖四海,带着不同的背景和相同的目的;这里的魅力来自于农产品市场上的小吃摊和水果摊,相比与市区里的庸庸碌碌,这里的人们更富有朝气,更加目标明确。
        连心中心就坐落在王家桥社区之中。用他们的话说就是扎根社区,与流动社群同行。他们连接大学以及志愿者组织等社会力量,致力于改善流动人口的生活状况,促进城乡互助。服务中心并非之前想象的一样,是一个看起来很专业的办公环境,而是一栋普普通通的民居改造而成。一楼是电脑室,图书室和玩具室,是连心为社区里的流动儿童开展活动的地方。每星期,连心都会有针对社区孩子的日常辅导活动,不仅给孩子提供了学习和玩乐的空间,还有效预防了曾一度猖獗的拐卖现象。而到节假日的时候,连心会举办一些适合孩子们的别出心裁的活动,比如说游园活动,参观大学校园等等。而在二楼,原来是给流动人口妇女的衣物改造室和绿耕的公平贸易平台,现在已经搬到了社区的其他地方。三楼则是办公室。简简单单就好。
        连心是近几年才获得政府少量财政上的补贴,之前基本上是自己寻找基金来运作。一路走来,实属不易。而在中国,像连心这样发展顺利的社会服务组织少之又少。面对越来越多的环境问题和社会矛盾,中国需要更多像连心这样的组织。

May.29 Wednesday

    今天上午参了位于昆明郊区的团结乡居彝族村子,下午心青年旅社,就一日的所所得展开了讨论
       团结乡展模式,我是感有点既可惜又有点无奈。原来的少数民族在小山上建造了自己的寨子着聚居的生活,各家高高低低的木构房屋比地排列在小山的不同高度。他用山脚下的沃土种植水稻,用山脊上的草地养殖水牛,生活简单而淳朴。随着外面时间的接触越来越多,彝族的年轻人也渐渐地被汉化,价值取向也慢慢地发生了改变。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离开村子去寻找新的谋生方法。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他们在不远处的山里发现了铁矿,银矿和石英砂。依靠着挖矿,他们迅速致富,一户户都遗弃了祖屋,搬去镇子里住了。但是这种生产方式对当地的地理环境造成了一些不可逆的影响:山里很多地方因为挖矿而凹陷了,稍不留神就有可能引发安全事故。而原来的彝族村子则被拍卖给了开发公司用以今后开发做为景点。老房子因为年久失修而破败了,杂草占据了过道庭院,抢亲等传统习俗都只存在于人们的记忆中,面临着灭绝的危险;仅有一年一度的火把节勉强维系着彝族人们之前的感情。让人不仅唏嘘:若是以破坏生态和传统文化带来经济的发展,是不是值得?若是多年以后,生活富足之后的人们回顾自己的四周,全是钢筋水泥的丛林,人工种植的绿化景观,和浑浊发臭的江河湖泊,回想自己民族独有的文化却想不出个所以然,这将是多么悲凉的一种光景。而现在中国的发展正是以这样一种以牺牲环境和文化为代价的方式进行着。

        连心青年旅社是个神奇的地方。这个在城郊村子里的青旅将自己伪装在一幢白族民居之中。外观丝毫未动,进入里面却别有洞天:宽敞的庭院,朴素的房间,露天剧场,喷水池。安静的环境非常适合静静地阅读,思考,发呆。感觉上这个青年旅社就是一个文艺青年们的聚集场所,照看这里的年轻人会经常性地组织手工,采风,骑行等活动。更难得的是,他们对于当地社区也有相应的服务活动:向村民们普及农药的危害,给志愿者和少数民族小朋友搭建互相学习的平台,推广旧物利用等。一直很向往在这样的空间度过一段安静而又慢节奏的生活,却难得有这样的机会。更多时候是都市人对于都市生活的难以割舍吧,很难想象没有了手机,网络和电视的都市人,会有多么的惶恐不安。

May. 28 Tuesday

        今天的安排主要是由云大和心的负责人阿绍“什么是服务学习”、“服务学习的方法与意义”以及由陆博士介绍“中国扶贫策略以及项目分析”。
    一整天的课虽然看似无聊,但是在看来却是我们这次学之旅的一个重要开,奠定了之后一次次服以及讨论的理
        的地点是云大文渊楼九楼的社会工作公室,是由香港理工大学和云南大学立的跨学科社会工作研究和设计的一个部。在里,常能遇到来自一些香港非政府组织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NGO)的负责人和香港高校社工系的教授。由此看来,个由2000年开始的跨学科合作已经趋于成熟。在我看来,这种尝试对于中国社会组织的发展和大学生社会服务的推广是非常有帮助的。
        回到正题,上午给我们上课的阿兰全名叫兰树记,畲族人,08年云大社工系毕业之后在连心和云大两边工作。他方方的额头,肤色微黑,看起来十分诚恳可靠。他给我们上课时,也是一丝不苟,十分负责的,时不时还会说些笑话来轻松一下课堂气氛。
         他提出的“服务-学习”(Service Learning)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是个新颖的概念,它由“服务”和“学习”两部分组成:服务顾名思义就是去社区中服务,回馈社会;而学习则包含了服务前的准备和服务后的反思。这种概念有点像《论语》中孔子提出的“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如果是单纯地做服务,而不总结反思,就难以认识到每次服务的局限和不足,难以从一个更大的角度来看待服务背后的社会现象,也难以从自身的经历来思考自己的价值取向;反之,只是在理论上学习知识或者成天空谈冥想,就会造成学到的理论和现实脱节,难以将想法付诸实践。“服务-学习”这种学习方法让学生们有机会在实践中证实并理解书本上学到的理论知识,相比较“听课记笔记”这种传统的学习模式,虽然对同学要求很多,但是学习的成果更加立体,也更深入。  由此可以扯到大学教育,未入大学之前,对于大学生活的憧憬便是,学习不必再拘泥于课堂之中,而是可以发生在草地上,在社区中,在网络上,在街头巷尾。学习的方法不仅仅只是考试,而是通过探讨,辩论和思考。但是,进入大学之后,却发现其实更多大学课程的学习模式仍是填鸭式的,缺乏引导同学批判性思考的部分。所以,渐渐地不觉对于大学教育有些失望,变得浑浑噩噩,虚度光阴。在我感觉,大学的学习生活缺少一股生机勃勃之气,常在其中,自己不免受到感染,本该年轻热血的躯体变得僵硬死板,本该天马行空的思绪变成一潭死水,本来雷厉风行的态度变成得过且过。当然其中有很大一部分该归咎于自己的懒惰。

May.27 Monday

   初到昆明,里的天空很,云很白。感和内地很多城市一然有候看起来乱糟糟的。但是一来到里,就有一种回到了家的感。准开始我的服务计划了,希望次的服之旅能不虚此行。

2012年7月25日星期三

Does Beauty Have a Form?

     1.  "Our perception is visceral. Reason plays a secondary role."

     2. "Whether the appearance that touches me really is beautiful cannot be properly judged by the form itself because the depth of feeling that belongs to the sensation of beauty is not ignited by the form as such but rather by the spark that jumps from it to me."

     3. "Can beauty be designed and made? What are the rules that guarantee the beauty of our products? Knowing about counterpoint, harmonics, the theory of color, the Golden Section and "form follows function" is not enough. Methods and devices—all those wonderful instruments—are no substitute for content, nor do they guarantee the magic of a beautiful whole."

     4. "The more we miss something, the more beautiful may become that which we have to mobilize in order to endure absence.——Martin Walser"

以上摘自Peter Zumthor:《Thinking Architecture》之《Does Beauty Have a Form?》。

2012年7月4日星期三

骑马鞍,观西贡

        趁着七一回归日翌日假期,和猫去登了马鞍山。马鞍山所在同名的香港市镇位于新界东,与沙田隔海相望,原是个铁矿区,如今已是香港一个大型住宅区。说来惭愧,蛰居香港三年,虽闻马鞍山大名,却从未踏足。不光如此,其余如塔门岛,大屿山,大澳等香港名景也没有去过。希望今后能在空余之时,多多行走,一是瞻仰香江景色,风土人情;二是在与大自然的接触之间提升自己的感官,陶冶情操,强筋健骨。
        马鞍山郊游径自恒安村至西贡墟,全场约9公里(其中郊游径一段约4.5),须时约4小时,途径恒安村--马鞍山村及前矿场--昂平高原观景台--菠萝斜坡。其中初时的恒安村路口并不好找,费了些时间才从一条不是正路的小道找到了郊游径的入口。
        没有正式进入郊游径之前,是一段水泥路,途径马鞍山亭。走了一段的时候看远处的海面,俨然已经在脚下了。
半路回眸所见

2012年3月14日星期三

清晨走回环路

   站在月台的你不会知道三五分钟,对于在铁道旁行走的我来说,是多么短暂的过往。看着不时就从眼前掠过的火车,它带走时间,我却从未如此感觉到,它流逝得如此真实。